马某等三人诉向某、某电站雇用合同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12日 作者:c 来源:宏济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原告:马某等三人  
被告:向某
被告:某电站
    原告起诉称:被告向某委托邢某(系被告向某雇用风钻工)雇请三原告及与原告同组的另外两位农民等五人到向某承包的某电站坝间开挖工地施工,双方口头约定:原告方的工作内容为风钻打眼,工资为包食宿每人每月1800元,其中原告马某每月2000元,工期五至六个月。上列原告与同组另外两位农民一行五人,自家中乘车前往电站途中,与邢某、被告向某二人汇合后,换乘向某租用的货车,前住电站工地。货车行驶途中,由于弯道超速,该车沿行车方向右侧翻覆于高约70多米陡坡下的河中,司***当场死亡,三名原告受伤。公安局交警大队下达《交通事故认定书》确认:“马某等三人系乘坐人,不负事故责任。”原告要求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三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伙食补助及住宿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等共计104195.36元。
    审理情况:案件开庭后,三原告以证据不足为由撤诉。
 
[法学理论与法律规定]
 
1、关于雇用合同与劳动合同
    雇用合同与劳动合同是具有很大相似性的两种不同合同,在司法实践中对这两类合同的认识易产生偏差。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劳动关系是劳动者负有从事工作义务,用人单位负有支付工资义务的合同关系。雇用合同是雇工按照雇主的指示,利用雇主提供的条件,以自己的技能为雇主提供劳务,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工支付劳动报酬的合同。
    劳动合同与雇用合同都以给付劳务为目的。区别主要表现在:1、主体不同。在这两类合同中,提供劳动或者劳务的一方定是自然人。在雇用合同中,法律对合同主体没有特别限制,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和其他组织。但劳动合同中,其用人单位包括企业、个体经济组织、国家***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2、形式不同。法律对雇用合同的形式没有要求,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既可以是书面合同,也可以是口头合同,是不要式合同。根据《劳动法》第十九条的规定,我国的劳动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是要式合同。3、受国家干预的程度不同。雇用合同作为一种民事合同,以意思自治为基本原则,合同当事人在合同条件的约定上有较大的自由。国家经常以强行法的形式规定劳动合同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干预劳动合同内容的确定,当事人的约定不能超出法律的规定。4、解决争议的方式不同。雇用合同作为一种民事合同,发生争议,当事人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因劳动合同发生的争议,当事人要向人民法院起诉,必须先向有管辖权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才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5、适用的法律不同。劳动合同是一类特别的雇用合同,劳动法有特别规定的,应当适用劳动法的规定,劳动法没有规定的,应当适用民法的规定。但是,劳动法的规定不能适用于民法上的雇用合同。
 
2、关于雇主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用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前款所称‘从事雇用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用活动’”。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用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用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用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这一条是关于雇主责任及法律适用的规定。
     我国《民法通则》对国家***关工作人员在执行公务中的侵权责任、企业法人对其工作人员在经营活动中的侵权责任都有相关规定,而对雇主的侵权责任,《民法通则》和《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都未作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工合同应当严格执行劳动保护法规问题的批复》中指出:“对劳动者实行劳动保护,在我国宪法中已有明文规定,这是劳动者所享有的权利,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任意侵犯。”该批复精神对审理雇工损害赔偿案件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雇主对雇员所受损害承担民事责任,必须具备下列条件:(1) 受害人须为雇工。雇工为雇用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是按照雇用合同为雇主所选任并在其监督下执行受雇任务并获取报酬的人。(2)雇工须在完成受雇工作中遭受损害。雇主责任的产生以存在雇用关系为前提。所以,雇工只有在完成工作中遭受损害,雇主才能承担责任,雇工不是在完成受雇工作中遭受损害的,不产生雇主责任。受雇工作的范围是确定雇主责任的一个关键问题,判断雇工是否为在受雇工作中受害,主要是看雇工的受害与受雇工作之间的关系,一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的情况来考虑:一是雇工所从事的工作的性质,即雇工所从事的活动与受雇工作的关联程度;二是雇工受害的时间,即雇工是否在受雇时间内遭受损害。这里的受雇时间不一定限于工作时间,也可以是工作时间以外的时间,只要雇工的工作与受雇工作有关;三是雇工受害的地点,即损害发生时,雇工所在的地方是否为其应该出现的地方,这里主要是考查损害发生的地点与受雇工作之间的关系,而不限于雇工完成受雇工作的地点。(3)雇主须无免责事由。雇主对雇工损害的赔偿责任虽为无过错责任,但并非雇主对雇工在完成受雇工作中的任何损害都应承担责任,如果雇主能够证明自己具有免责事由,则可以不承担责任。关于雇主的免责事由,如不可抗力、受害人故意等情形下雇主不承担责任。
     雇工损害责任不同于工伤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
 
3、雇用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赔偿依据和标准
    雇用损害与工伤不同。工伤的赔偿主体是用人单位,通常为企业和个体经济组织。雇用损害赔偿的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企业,也可以个体经济组织。工伤的构成必须有劳动关系。没有劳动关系的,不可能有工伤。只有在劳动关系的前提下,劳动者在工作中受到伤害,被确认为因工伤害,才是工伤。而雇工人身损害必须存在雇用关系,在完成受雇工作中发生损害,如果没有雇用关系,其损害赔偿不能适用无过错责任。  
雇用损害与工伤在确定损害程度的途径、请求赔偿的时效、解决纠纷的途径不同。工伤的认定有资格的是劳动部门,其它部门的认定均为无效。对于工伤认定不服的受害人必须在60日内申请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如裁决维持的,劳动者只能通过行政诉讼来解决。认定工伤后,应申请劳动仲裁部门裁决,不服仲裁裁决的,才可以通过诉讼程序。而雇用损害赔偿中雇工的伤情确定,只要有鉴定资格的***构均可以确定其伤情等级。雇用损害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侵权赔偿时效一年的规定,受害人明知或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可在一年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雇用损害与工伤赔偿的标准及适用法律上不同。工伤赔偿是由劳动法强制性调整,依据劳动法律法规来处理,工伤赔偿具体的依据是《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对不同等级的工伤,确定了一个统一的标准。参照标准对工伤者进行赔偿。雇用损害赔偿的依据和标准不适用工伤保险的规定,而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人身损害赔偿的有关标准进行计算。因为《工伤保险条例》是一部行政法规,它所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是一种经济补偿而不是损害赔偿。它的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其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标准和民事赔偿标准相比也是偏低的。不能因雇工法律关系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关系相同而类推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护雇工作为受人雇用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案件解析]
 
     确定是否构成雇主责任,一看是否存在雇用合同,二看雇工是否是在完成受雇工作中遭受损害。原告诉状中称;“双方口头约定:原告方的工作内容为风钻打眼,工资为包食宿每人每月1800元,其中原告马某每月2000元,工期五至六个月”。从口头合同内容来看,原告等人的工作是风钻打眼,而发生伤害事故的时间与地点是在原告去往受雇地点地路途上,不是在工地上和完成风钻打眼的工作中。原告起诉的主体是向某与某电站,那么,原告应该有向某与原告的雇用合同证据,向某不具备相应资质而进行承包的证据。但是原告没有相应的证据。原告的诉状称:“被告向某委托邢某(系被告向某雇用风钻工)雇请三原告及与原告同组的另外两位农民等五人到向某承包的某电站坝间开挖工地施工”。对于向某是否委托邢某雇用,向某否认,没有邢某的证据,只有原告的一面之词,因此,难以证实原告的主张。对于某电站而言,因其系发包方,除非有证据证明其非法发包,并要证明是因安全生产事故而发生的损害,否则不能在雇用合同中追究其侵权责任。原告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撤诉是正确的。
 
[代理实践]
 
被代理方:向某
承办人:刘克安
 
    本案原告以雇用合同纠纷起诉,要求向某与某电站承担雇主责任。由于雇用合同与劳动合同具有很多相似性且易混淆,因此,必须弄清楚雇用合同与劳动合同在性质、法律适用上的区别以及雇主责任的构成要件等法学理论与法律规定才能正确处理雇用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用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用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本案是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损害赔偿案件,当事人可以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向责任人货车驾驶员主张赔偿,虽然司***已经死亡,但当事人还可请求其继承人或者车主承担相应责任。当事人在其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按雇用合同起诉是不当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靳某与毕某撤销合同纠纷案
网站版权所有:365bet免费投注_365bet手机备用网址_365bet直播网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胜利大道17号锦绣新村对面新和茶楼2楼 本网站由 东莞网络公司 牛 魔网 提供设计推广 免费微官网 ICP备案号:鄂ICP备13011574号-1
友情链接: 无缝钢管 氨基磺酸镍 齿轮加工 铝管 铝管 铝管 车床加工 免费发布信息 液体蜡 烤漆 车床加工 气胀轴 五金冲压 拉管机 牙杆 陶瓷电容 车床加工 织带 屏幕保护膜 移印机 指纹密码锁 直流减速电机 激光雕刻机 快速卷帘门 动画制作 不锈钢导辊 尼龙扎带 二手模切机 铜管 青春加油站 灌浆材料 铝管 丝网印刷机 激光切割机 不锈钢管 送料机 横剪线 商业地产设计 激光切割机 无缝钢管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47号